策略型设计:面向未来的决策机制

在这篇文章里,我并不是想完整而精确地定义策略型设计这个概念,我更多是想从我自己特定的角度出发,去描述甚至探索它。所以,这篇文章更多的是对我亲身实践的反思。因此,你可以对我的内容提出质疑,也可以挑战它或是完善它。我对讨论持开放态度,这是最重要的。

策略型设计通常被定义为一门新兴的学科,它借助设计原则和实践经验来解决复杂问题。它是多学科的(甚至是反学科的——它跨越了许多既定的边界),因为它借鉴并融合了不同的学科、实践和方法,如管理、传统设计、架构、预测、系统思维等等。

策略型设计应用于众多领域:它可以用于战略决策、定义业务模型、设定企业愿景、发掘新的业务机会,以及通过策略、产品、服务干预上述环节,从而达成满意的结果。

将设计放到一个更长的时间尺度之下,我们会明白,过去的解决方案也许会变成未来的问题和障碍。因此我更喜欢使用「干预」这个术语,而不是「解决方案」。因为通常所需要的调整是持续的,而非一劳永逸的,用这样的描述,是一种更为稳妥的立场,我们必须承认有些问题似乎永远无法解决。


商业设计之外


策略型设计不但被成功地应用于商业,而且也被用于解决教育、医疗、政府等领域的更大问题,甚至可以用于应对气候变化。我们关注的不仅是企业的利益,还有人与环境的利益。

策略型设计的目标,应该是寻找可持续的解决方案——不仅影响当下,而且面向未来。我们不应该以纯利润驱动的目标和业务KPI 作为衡量标准,而应该采用更全面的度量标准,例如:三重底线(TBL)。正如史蒂夫·乔布斯(Steve Jobs)过去常说的那样,利润只是一个不错的副产物。

TBL 是一个会计框架,是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被提出来的一种企业绩效衡量标准,它包含三方面的 KPI,分别是社会、环境和金融。


调查研究


战略设计的起点是「理解环境」——市场、趋势、用户、客户、合作伙伴、内部和外部利益相关者,以及他们的行为、动机、价值和需求。而这些信息的来源,可以是相关组织和领域,当然在此过程中很可能需要借助跨学科的知识。

设计人员应该熟悉定性和定量研究方法,熟悉调研和分析的策略,最好熟悉民族志,也就是说要明白不同的人种、细分人群的特征和行为模式,及其在设计中的应用方式。


解决更宏观问题


策略型问题的解决方式,不同于我们传统上所认为的任何设计相关的问题。通常我们所面对的设计问题,关注点大都围绕着像素、界面、产品和用户体验转,但是策略型设计则迁移到了组织动态、市场策略、产品和服务的交付、商业模型、可持续性、文化、社区等地方。很大程度上,策略型设计也是如今设计领域所亟需的。

围绕组织所交付的内容,总是有一个更大的文化、社会和环境背景,而策略型设计正是在这个空间范畴内进行运作的。

丹·希尔把这个空间描述成暗物质,作为一个天体物理学迷,我特别喜欢这个比喻。暗物质不同于有形可见的物质,它是无形的,不可触摸的,只有通过它对物质的影响才能感知它的存在,某种意义上,它在视觉上是隐形的,但是在影响和效果上,却是切实存在的。

所以,可以这样来总结:多数的设计学科研究的是具体可见的物质,而策略型设计研究的是不可见的暗物质,并在暗物质和物质之间保持平衡。


面向未来的决策机制


策略型设计最重要的目标之一,是帮助团队和组织应对日益增加的不确定性,并做出面向未来的明智决策。在21世纪,传统的方法和思维不足以解决复杂的、相互交织的问题。

我们目前的方法、策略以及整个设计行业机会都是为过去所构建的,它们不足以解决许多今天的问题。所幸未来是一切皆有可能,因此设计可以探索未来的多样性,设计出一个我们不仅可以在多个危机中生存,而且可以在其中蓬勃发展的未来——这就是策略型设计的意义所在。

在我看来,策略型设计必须突破陈旧的观念,积极地影响未来。

这对于设计来说,应该是很自然的,因为设计本身就是一门针对未来的学科。从现实层面来看,设计是一门创造未来的学科。然而遗憾的是,有些设计只局限于当下,从而造成浪费和大量不可预见的后果。

这便是思辨式设计发挥作用的地方,这种带有挑衅、批判的设计方式可以发挥关键性的作用。如今这种新兴的设计方法,我已经看到了它的诸多好处——在商业实战中使用思辨式设计方法,从而将对话从商业KPI 中转移出来,更加关注技术的进步,为商业和产品决策提供有用的信息,对可能存在的未来和方法进行纯粹可用性上的探索,这恰恰是目前的很多设计方法所缺失的部分。


系统性、整体性的设计方法


我们生活的环境越来越复杂,针对系统整体而不是某一部分的优化,变得势在必行。除了当前极其复杂的威胁人类生存的危机之外,企业也不可避免地变得复杂起来。它们与社会的经济和政治网络交织在一起(Facebook 只是其中的案例之一,推特治国也是一个典型案例)。

策略型设计考虑了许多活动部分及其关系,并试图理解在何处进行干预,以及如何干预,以积极地影响最终的结果。因此,策略型设计师必须理解复杂系统的运行机制,对于如何进行有效地干预和改变,有全面的认识,这可以使系统思维和策略型设计有机结合,并为设计师提供了一套补充工具。例如:我成功地运用因果循环图等工具进行综合设计,并识别整个设计系统中的问题。


简化与编配


策略型设计必然是一个团队协同下才能完成的工作,它的成功取决于成员及其团队协作能力。策略型设计是让具有不同能力、优势和视角的人员共同参与协调,以实现共同目标。尽管设计师并不总能被训练成善于促进不同类型人对话的那个角色,但是这种技能是至关重要的。

策略型设计师,应该是一个促进和管理不同背景、兴趣和知识的角色,使他们共同创造价值的过程,并融合他们的独特观点。它的作用是充当不同单位、部门之间的「组织粘合剂」。

因此,作为一个横向的功能模块,策略型设计能够连接组织内部的不同点——人员、知识、流程、结构,并管理战略计划的交付。


设计知识的迁移


仅靠传统意义上的设计是不足以做出深刻改变的。然而团队和组织作为一个整体,可以从设计方法和思维中获益。我们当然应该培养设计能力,将知识和技能转化为其他功能,放大设计的价值和影响。虽然这需要大量的时间、精力以及耐心,但也是我们工作的一个重点,这样做无疑是值得的。


成为通才


我认为策略型设计师需要成为通才,这很好理解。策略型设计人员的优势在于理解、融合兼容(甚至原本不兼容)的规程。策略型设计师应当是整合者,是未来主义者。他们不是专注于某个单一学科,而是专注于把握模糊性、不确定性和未知。

就我个人而言,我更喜欢在边界之间的有限空间中,结合来自调查研究、系统思维、思辨设计、管理、商业设计和传统设计的原则和方法。毕竟实践和组织中的边界是人为构建的,是想象出来的。既然它们是被想象出来的,也就意味着它们可以被重新想象,我们可以自由地跨越边界,从不同的层面获得不同的灵感。

以下罗列一些我希望分享的内容和文献: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。